来源:中国航天科技集团

刚刚,4月2日8点15分左右,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已再入大气层,再入落区位于南太平洋中部区域,绝大部分器件在再入大气层过程中烧蚀销毁。

天宫一号于2011年9月29日发射升空,先后与神舟八号、九号、十号飞船进行6次交会对接,完成了各项既定任务,为中国载人航天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2016年3月16日,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正式终止数据服务,全面完成了历史使命,进入轨道衰减期。

在天宫一号在轨运行的6年多的时间里,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太空大戏”,为我国空间事业的发展进行了开拓性探索。他的每一次“表演”,精彩绝伦,超乎想象,让我们见证了“航天科技”的无限魅力。


天宫一号取得的荣誉

属于全体航天人

他们一丝不苟、分秒必争

用辛勤的汗水和顽强的拼搏

努力实现着

中华民族的太空梦

今天

天宫二号仍在续写荣光

中国空间站呼之欲出

今年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三步走战略”第三步的关键之年。近日,央视新闻报道了在航天科技集团的天津航天城的厂房里,中国空间站核心舱首次揭开了神秘面纱。

中国空间站由一个核心舱和两个实验舱组成,每个舱都重达20吨以上,这种三舱构型可以对接两艘载人飞船、一艘货运飞船。

此前,在韩国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中国作为2022年冬奥会东道主进行了8分钟表演,期间,“中国空间站”首次亮相,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办,届时,也正是中国空间站建成之时。

挥手告别,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再见,天宫一号!

茫茫宇宙,我们继续前行!

原标题:首个被国家监委处分的副部,犯了和孙政才一样的错

来源: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

撰文 | 高楼

昨日,国家监察委做出第一个处罚决定——给予陕西省原副省长开除公职处分。

中纪委对冯新柱的通报点出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他“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脱贫攻坚是十八大以来中央下大力气抓的工作,“落实不力、消极应付”已是严重失职,利用扶贫“谋取私利”更是令人不齿。 

冯新柱在脱贫攻坚上出问题,此前早有征兆。2015年4月他升任副省长后,主管扶贫等方面的工作,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

然而,陕西屡屡因扶贫工作存在不足被中央点名。2017年6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其中包括“对脱贫攻坚的政治认识不足,扶贫开发工作有急功近利的倾向”。具体表现有三条:“底数不清”“政绩脱贫、层层加码”和“思想认识不够”。

当时,巡视组组长徐令义提出建议,应增强脱贫攻坚的政治担当和为民情怀,正视问题、深入基层、靠前指挥,打好脱贫攻坚战。而中纪委的通报指出,冯新柱“理想信念缺失,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道德败坏,腐化变质”。两相对比,不难看出冯新柱的问题关键在哪里。

梳理冯新柱的活动可以发现,他在落马前的最后几次公开露面基本都与脱贫攻坚有关,例如参加陕西省社会扶贫网募集平台启动推进会议、到安康市调研产业扶贫工作等。但此时才想要弥补,已经晚了。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在脱贫攻坚工作上,冯新柱与孙政才犯了同样的错误。

今年1月19日,《重庆日报》刊文指出,孙政才为了个人的政绩,没有贯彻中央的要求和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对扶贫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盲目赶进度,确立了“脱贫攻坚赶前不赶后,将减贫销号任务重点安排在2016年度”工作目标,导致各区县急于求成、揠苗助长,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甚至出现“数字脱贫”的情况。

不仅如此,孙政才还以“中国最年轻的政治人物”自居,将个人主张凌驾于党中央精神之上,主导制定所谓“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把本是主体功能划分的规划概念蓄意拔高到重庆最重要的战略,空谈“两点”定位,不落实“两地”目标。

事实上,很多官员落马,不仅由于经济上贪污腐化,也存在对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贯彻不力、消极应付,甚至阳奉阴违、故意违背的情况。

3月26日,新疆喀什地委原委员、莎车县委原书记王勇智落马。这个处级干部之所以引起全国关注,皆因其通报中有一句“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新疆自治区纪委指出,王勇智其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擅权妄为、道德败坏于一身,是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两面人”。

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落马后,中纪委通报他“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审批权和监管权”,可见问题出在监管不力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则指出,项俊波案件反映出保险监管系统一个时期以来对监管定位的认识上有偏差,在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方面落实不到位。

项俊波主政保监会期间,部分保险公司迅速膨胀、四处扩张,行事风格激进,给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了重大隐患。日前,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一审开庭,检方指控吴小晖实际骗取资金652.48亿元、职务侵占保费资金共计100亿元,金额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为了汲取项俊波案的教训,保监会在内部会议上强调,不被金融大鳄和被监管对象“围猎”,不被违法违规者拖下水,不做内外勾结之事。

消极应付中央指示,不作为不落实,对祁连山的生态环境破坏负有重大责任,是甘肃原省委书记王三运落马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披露,“中央领导同志做出一系列重要批示后,王三运表面上摆了姿态走了形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问题严重的地区去调查研究,也没有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

冯新柱、孙政才、项俊波、王三运等人的心里,既没有中央,也没有人民,才会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苏亮瑜

被非议和讥讽或许是每项突破性技术从萌芽到成熟必然经历的成长日记,但如果技术发展剑走偏锋以至误入歧途,则很快被打上泡沫化的印记。过去一段时间,原本曲高和寡的区块链却由于爆炒的ICO概念而备受瞩目,很有些风头无两的味道。

然而,热炒中的区块链与作为变革技术的区块链,实际在发展理念上已是大相径庭。在滚滚而来的热浪当下,有必要明辨两者之区别,让区块链这一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真正闪烁其光,用《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的说法就是除却假借区块链之身的骗局、假先知。

舍本逐末的ICO乱象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未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对于这个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和价值互联技术协议,公众的热情却是被正在庞氏骗局化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概念所点燃,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一波又一波投资泡沫。

区块链的布道者究竟希望解决什么问题?简单地说,其主要是用分布式储存记账方式,搭建没有中间商、点对点的信任共识机制,真正实现价值互联。传闻中中本聪设计比特币,主要就是一种奖励挖矿(竞争分布式记账)矿工的激励约束机制。

如果回过头来看,中本聪等区块链布道者是技术开发的高手,但并非是机制设计的高手,正是其所开发的分布式存储记账系统之附产品比特币,被后来者玩转成了扭曲激励,为现在的ICO炒作埋下了伏笔。即比特币本来是激励分布式储存记账系统的参与者,但其设置了比特币的总量极值,以及获取比特币的难度随时间呈几何级数跳开,这使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具有了绝对的稀缺性,并导致其内在价值极不稳定,为ICO炒作提供了温床,也影响和妨碍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短短几年内,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甚至反客为主,风头直压区块链这一极具拓展性的待开发富矿。尽管以太坊、Ripple等加密货币的运营者吸取了比特币的一些经验教训,做了一定的修改,但同时也降低了区块链的分布式功能,如去中心降级为多中心,公有链降维为联盟链和私有链等,提高了技术实现和人们接受的便利性,这也从另一个维度上加强了加密货币的投机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批名为所谓区块链的从业者,相当部分实为一夜暴富的投机者,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纷纷假借区块链之名,开发出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所谓加密货币,玩起了无中生有的金融传销游戏,硬生生地将区块链的“链圈”拽到了加密货币(“币圈”)的投机陷阱,将变革性的技术协议玩成庞氏骗局,使其偏离了价值航向。

这个被炒的胆战心惊的ICO究竟是什么?如果给最近兴风作浪的I-CO锚定参照系,其实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IPO有某种相似性,但本质却并不相同。IPO是以私人公司股权为交易标的的,而ICO的范围则可以海阔天空地凭空设想,任何用来交流和交换的东西都可以进行ICO,如空气币等,就如用传统传销中,所谓的产品只是个噱头和通道,关键是能否发展下家,搭建金字塔式等级制度,骗取和收割众多的冒险家,一夜暴富成为了ICO参与者的目标和追求。

因此,用ICO打开区块链技术协议的大众认知热度,在打开方式上却是舍本逐末的。一夜暴富者嫁接区块链的ICO炒作的黄粱梦,终将被各国的监管强化所击穿,真正的区块链应用价值将会最终显现。

区块链真正的回归

比特币、以太币也好,其他ICO的所谓加密货币也罢,诸为区块链技术协议的旁枝侧节,主要解决的是分布式存储记账等激励问题,而非区块链主攻的真正场景应用。

剔除ICO炒作的插曲,区块链无疑将是推动未来网络生态的基础性技术架构。相比现在的互联网,区块链能够通过去中心的分布式储存记账有效实现价值互联,为万物互联提供基础性技术准备。

比特币网络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就是,一个没有中心化权威的系统,能够解决交易和交流的信任问题,实现价值互联,而不会产生欺骗性的双花等问题。尤其是随着线上线下活动的日益交融,以万物互联为特征的物联网逐步走进人们生活,价值互联下的未来生活使个人数字资产的权利意义正在觉醒,人们越来越关注个人数字资产的权益、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等问题。

这为区块链提供了广泛的应用舞台。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大量充斥着对网络消费者隐私的侵犯和占有,如俄罗斯黑客通过FACEBOOK影响美国大选,部分互联网巨头利用用户“人过留迹”等,进行广告和其他形式的信息贩卖,获取商业利益,甚至有人公开表示人们会为了便利而放弃或牺牲个人隐私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现有的中心化网络连接,个人的数字资产权益不仅未能得到有效的申张,甚至其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也出现模糊化的趋势。数字资产产权不明晰,使数字资产面临激励不相容问题,即数字资产的直接生产者未能享受到数字资产的剩余索取权和收益,其行为、消费、社交偏好等个体隐私反而频繁被当作流量贩卖,给自身带来诸多烦恼,这将强化用户尽隐藏个人偏好取向,导致信息冗余和短缺并存的噪音化信息格局更加复杂。同时,中心化、集中化的信息存储使个人的数字资产极易遭到泄露、存在非常突出的安全隐患,如黑客集中攻击中心化的服务器就可以盗取海量级的数字资产。

显然,当下让互联网公司利益极大化的流量经济模式,以及个人数字资产不清晰的产权属性,其实正在妨碍着真正的价值互联。毕竟,随着越来越多的线上线下资产互联,资产安全显然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而区块链分布式储存记账的互联架构、不可篡改、可追溯、全网共识、非对称加密等功能,使区块链能够有效满足价值互联的趋势诉求。

首先,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互联和分布式存储,以及非对称加密保障的数字资产安全性,有助于数字资产产权属性的清晰化,为价值互联提供基础型保障。区块链上运行的数字资产,广泛分布在不同的存储空间,而且通过非对称加密,使个人数字资产只有自己和自己授权的人或机构才可以使用,既避免了自身隐私的泄露,又强化了个人的数字资产产权,使网络服务提供商无法再通过用户的“人过留迹”,肆意侵犯个人权益和隐私。这种清晰化为用户的数字资产产权,将会产生明显的激励相容性,使人们愿意拿出更多的价值进行互联,而不惮被侵权。

其次,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记账,提高了用户数字资产的安全性,黑客要盗取用户的数字资产,需要攻击分布在不同存储位置的机器,才能获得用户完整的信息,进而导致黑客攻击成本过高而获益有限的激励不相容性,这种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提高了价值互联的安全性,为价值互联提供安全保障。

再次,区块链技术协议相对有效地解决了陌生人间的信任问题,使人们敢将更多价值进行互联。全网共识、分布式记账和可追溯,使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交易可以全程加密跟踪,当事方对交易进展具有可控性,人们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提前确认双方信用,这不仅有助于降低交易风险,而且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降低了交易成本,并且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和可控性。

总而言之,更方便地理顺个人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非对称加密对个人数字资产安全的保障,交易行为的可控性等等,使区块链能够搭建起没有中心化组织信用输出的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

因此,当前各国监管严格加强和规范ICO是非常及时的,这有助于为区块链正本清源,激励更多的创新资源投入到真正的区块链场景应用开发中,而非舍本逐末于爆发户式的炒作。随着更过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开发,也许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就不再是个广告词了。

(作者系越秀金控副总经理)

赖清德。

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星期五在“立法院”回应质询时狂称“我的确是台独工作者”,再次引发台湾舆论骚动。赖清德自上任以来已多次直言自己是“台独工作者”,态度极其放肆,成为破坏两岸关系和台海稳定的一个突出元素。

赖清德30日在接受质询(图自中评社)

赖清德曾表示两岸政策“是总统职权”,但他本人又不断发表严重破坏两岸气氛的言论,在台湾当局中起了对抗大陆的示范作用。他这样做,想必受到了蔡英文的鼓励或者默许,蔡至少没有对他严厉限制。目前的实际局面是,蔡英文唱她所谓的“维持现状”,赖清德作为台当局二号人物不断越线公然宣扬“台独”,给“现状”注入“台独”势力所要的内涵。

赖的大嘴不能简单看成他个人的问题,这是台当局以“切香肠”方式踩踏红线的尝试之一。

由于嘴巴长在赖的头上,他怎么说话,大陆很难像管小学生一样一句一句训诫。但是他的“台独”态度已经很明确,为保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严肃性,大陆应该采取行动予以清算。

首先,赖清德的言行进一步坐实了民进党当局的“台独”倾向,使得大陆在各领域惩罚台当局更加师出有名。大陆挤压台当局所谓“外交空间”、提升对台军事斗争准备的水平都是正义的,蔡英文“维持现状”的遮羞布已被扯下。

除了在外交、军事领域采取行动,大陆应该把赖清德列为第一名实施全面打击的“台独”政治人物,并以此为契机,建立起全面制裁、惩戒“台独”政治人物的机制。

随着两岸走近和大陆对岛内影响的不断扩大,大陆对台湾的“包围”正逐渐形成,构建对罪大恶极的“台独”人物实施精确打击的能力也已成为可能。 过去大陆对“台独”政客通常只是谴责,并未尝试对他们进行长臂惩戒,今后大陆要坚决地朝这一方向持续发力。

比如动用《刑法》《反分裂国家法》等,在大陆法庭对赖清德分裂国家的罪行立案调查,进而做出审判。如果他罪证确凿,就可以在全球对其进行通缉。如能成功开启审判赖清德的先例,不仅对他本人,对其他死硬“台独”政客都将形成强大心理震慑。

精确打击“台独”政客的这一步大陆迟早要走出。 我们看到大陆制裁“台独”艺人已经取得显著成效,狠煞了台湾艺人“两头吃”的作派,极大压缩了“台独”在岛内文艺圈作乱的空间。台湾政客不像艺人需要“吃大陆饭”,但随着台湾的经济社会生活越来越“大陆化”,我们一定能够找到或主动创造对他们的惩戒点,开创新的斗争局面。

根本原因是两条,一是上面说的大陆的力量正将台湾逐渐“包围”,影响力不断内渗。二是台湾社会不希望激进“台独”政策引发台海军事摊牌,而赖清德的类似行径正在朝那个危险的方向增加砝码。这两股大的力会衍生出很多具体机会,帮助大陆对赖及同类政客的打击奏效。

值得指出的是,精确打击赖清德等“台独”政客虽需要构建新的斗争工具,但它们一旦成型,很可能会成为最有效、综合成本也最低的反“独”方式。大陆力量小的时候,我们只能倾整个国家之力,甚至不惜冒巨大风险来遏制“台独”。如今我们的力量早已有了对台压倒性优势,“精确打击”“定点清除”就应成为新的现实选项。

台湾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统一台湾的方式有可能是超出今天想象的。所以我们要敢想,敢做,让今后的反“台独”斗争别开生面。我们建议,就从打击赖清德开始做起。

(本文系《环球时报》社评,原标题:精确打击赖清德,开创反“独”新局面)

吴文婷

对于FF创始人之一的贾跃亭而言,乐视生态梦碎让其败走麦城,如今若想东山再起,似乎只能凭借汽车业务。

近日,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在广州设立,且拟进行车辆研发等业务。而该项目公司设立条件与广州南沙一块电动汽车项目用地的竞买条件十分吻合,这被业内解读为贾跃亭疑似有意在国内投设电动车生产线。

对此,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清楚上述情况。“去年12月份就听说融到钱,续上命了,但具体投资人是谁我们也不知道。这部分钱是量产的钱,只有车量产出来我们才会安慰一点,所以现在大家都一心奔着量产去。”

在今年2月的FF91全球供应商峰会上,贾跃亭罕见现身,也透露了法拉第未来获得15亿美元融资的消息。不过,在业内专家看来,对于动辄投资上百亿、上千亿的汽车制造业来说,15亿美元无异于杯水车薪,而且诸多信息不便于对外讲的背后必定有“故事”。

国内关联公司或拍地建厂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12日,注册地位于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9楼,注册资本3亿美元,经营范围包括货物进出口、汽车销售等。

3月20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到南沙实地走访,经过多番确认后发现,睿驰智能汽车的注册地目前为南沙金融大厦,不过该大厦的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过睿驰智能汽车这家公司。

“9楼之前是租给广州中交邮轮母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已经搬走了,目前9楼处于空置状态。”上述工作人员说道。

股东方面,睿驰智能汽车的法人股东为注册在香港的SMART MOBILITY(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而据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披露的资料显示,这家香港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曾用名为“FF HongKong Holdings Limited”,曾用名对应中文名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

另一方面,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为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95%。关于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佳伟,据媒体爆料称,其为贾跃亭外甥。

3月5日,广州南沙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官网挂出了“南沙区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块”(编号:2018NGY-2)的出让信息。出让公告显示,该地块占地面积40.0988万平方米,起拍价3.641亿元。

在对竞买人的要求中,明确提出“竞买申请人须在南沙设立项目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车辆工程的技术研究、开发;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销售;汽车销售”,同时还要求“竞得人须在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

此外,本次土地出让公告对竞买人的资本和产出情况也设置了较高的门槛,要求项目注册资本不少于3亿美元,投资强度不低于8274元人民币/平方米,该地块每年每平方米的产出不低于14.0782万元人民币。

对比来看,睿驰智能汽车十分符合上述竞买人的条件。

对此,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清楚上述情况,目前可以分享的消息是美国汉福德的FF工厂正式动工。

按照上述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去年乐视陷入危机,发工资都成问题。该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相信贾跃亭的。“汽车是老贾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我们也想知道他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

造车之路前景难料

时间回到2014年,乐视正式发布“SEE计划”,贾跃亭从此开启自己的造车之旅。一场接着一场的发布会,贾跃亭用PPT讲述乐视汽车生态圈的概念,描绘了自己对于未来汽车的宏大远景。

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16年,就陆陆续续爆出乐视拖欠供应商货款,到了2017年开始爆出不给员工购买社保,同年8月乐视员工开始大规模辞职,被爆乐视拖欠员工工资,且开始有供应商在乐视门口堵债。乐视负面新闻不断,而贾跃亭出逃美国,被多次勒令回国处理相关债务未果,2017年12月12日正式列为失信执行人员名单。

今年2月的FF91全球供应商峰会上,贾跃亭罕见现身,在演讲中宣布FF已完成股权融资,融资达15亿美元,基本满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权融资需求。他同时称,FF91也将在2018年底前交付。

不过,在行业观察家刘步尘看来,这个事情能否进展顺利,本身是值得怀疑的。而这15亿美元,实际到账的金额,引入的是谁的投资等,这些信息都是不明朗的。“贾跃亭那么爱讲自己引进的资金,但是这些信息却不讲,这说明这15亿美元的投资到底有没有,如果有够不够15亿美元,投资方是谁,都是贾跃亭不便于对外讲的,而不便于对外讲的背后必定有故事。”

按照其说法,即使真的拿到15亿美元的融资,法拉第汽车要真正从概念到实现量产,还是很大的问题。美国汉福德工厂刚刚动工,还要进行改造,这不是现成的工厂。而之前乐视在中国布局了两个汽车工厂,一个是浙江德清,另一个在天津,都已经停工。如果现在又要在南沙布局,为什么原来的工厂放着不用,这本身就挺奇怪的。此外,贾跃亭本身欠了那么多钱都没还,现在有一点资金就用来造车,这会让贾跃亭在道德上失分。

“之前贾跃亭的做法已经连累了不少地方政府,在这件事情上不要简单地听信法拉第未来或者其关联公司承诺什么,一定要保证金到位,起码要先交出地价的钱,否则如果拍了地之后再是这样放着,会影响到南沙区政府未来发展高技术制造产业的形象。”刘步尘指出。

娱乐天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