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流量变成“流毒”,短视频的人设突然崩了。

凌晨4点,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发公开信道歉,表示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自己。未来会将正确的价值观融入技术和产品,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万人。

在连续的约谈和问责压力下,今日头条低头认错。明星产品抖音不仅将上线防沉迷系统,还暂停了直播和评论功能。虽然今日头条站在风口浪尖上,快手想来也是如坐针毡。因为监管刀锋所向,是短视频这个行业的普遍问题。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达到57.3亿元,同比增长183.9%。今年以来,短视频红得发紫。但在如排浪般涌来的监管面前,似乎红得快,黄得也快。

流量的爆发式增长,内容提供方就会出现分化,就有在低俗、猎奇、不雅以及违反公序良俗方面拉低底线的冲动。平台管理方囿于现实利益,自律不力,疏于管理,不肯投入,终于导致短视频“登高必跌重”,在内容方面迟迟过不了监管的关。

“记录美好生活”的抖音和“记录世界记录你”的快手,没有保住自己人设。这场短视频的人设危机,在监管发力之前就有征兆。一直以来,舆论就对短视频的娱乐化内容颇有微词。言辞激烈者甚至斥之为“垃圾”。通过算法,直抵人心,绕过价值观,放大感官刺激和依赖,这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却未必是一门道德的生意。

移动互联网时代,谁能占据人的碎片化时间,谁就能从市场中脱颖而出。游戏《王者荣耀》的空前成功,就在于这一点。短视频本来也可以复制这样的成功,却自乱阵脚,自毁长城,成为监管者眼中的“麻烦制造者”。

成也算法,败也算法。算法貌似中性,却充满算计。如果算法被不当利用,被刻意引导,就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劣质内容被反复打捞起来,优质内容则被层层叠叠压在下面,平台的惰性也将使之难以及时止损。此外,短视频中大量存在的版权侵权问题迟早要爆发,在中国矢志更大力度保护知识产权的背景下,有些刺眼。

这是短视频最好的时代,这是短视频最坏的时代。当前短视频行业的危机给内容创业者的最大启示,就是不要将流量最大化当成惟一的KPI。当下监管部门的“棒喝”,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短视频行业来说也是好事。在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就阻止它,否则就要付出更大的成本,引发更大的震荡。监管并非要一棒子将短视频拍死,但后者需要更新自己的人设,跟得上国家的脚步,才能顺势而为,乘势而上。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