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钱学森既是科学家,也是思想家,尤其是晚年耗时20余年构建起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地位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重要贡献。他的成就与家学、师承、时代等因素密不可分,同时也与其掌握治学方法紧密相联。今天,我们一起来感悟钱学森研究、治学、做人的大家风范。

  践行终身阅读

  钱学森自幼树立读书救国的志向,并终其一生。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收藏的近2万册藏书是他践行终身阅读积累的“物质财富”,展示出一个科学家和思想家的阅读历程。从整体上看,早年以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类为主,晚年以人文社会科学类为主,其中又以马克思主义类居多。这反映了钱学森思想经由科学技术转向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过程。这些藏书绝大部分是国内外公开出版的普通图书刊物,表明藏书目的在于“读”,而非“藏”。当然他不可能详细阅读每本藏书,而是妥善处理精读与泛读的关系。他介绍读书“奥秘”时说:“当你已经有一定的知识基础,又会用马克思主义哲学作指导,你看书就会很快。人家的东西,一翻就知道它讲什么了,能够较快地看到他有什么实际的成功和哪些不足。”不宁唯是,他坚持与时俱进,党的理论刊物《红旗》杂志从1958年创刊号,到后来改名为《求是》杂志,每期必读;同时,他还长期自费订阅《新华文摘》《哲学研究》《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等。可以说,这些马克思主义著述犹如“承重墙”支撑起钱学森的思想大厦。

  收集剪报资料

  治学前提条件是要有丰富材料,没有材料,好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钱学森收集材料有绝招,即剪报。他在交通大学读书时便养成读报习惯,留美期间收集航空航天和原子能方面的剪报1700余份,并装订成册。1955年至1970年代因投身于国防科研事业而无暇读报,1980年代初退居二线后每日必看《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解放军报》《北京日报》《参考消息》《经济参考报》;当读到感兴趣的内容便会亲自剪裁粘贴。笔者统计,钱学森晚年收集的剪报资料共计19000余份,平均每天制作3份;同时他还按照相应主题将这些剪报分类装在632个资料袋并标注主题词,如“现代中国的第三次社会革命”“教育革命”“文化问题”等。不难发现,钱学森关注的都是主流报纸,是国家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科学技术、军事、外交等宏观政策的风向标。这些剪报资料犹如“私人数据库”,以备随时查找。更重要的是,通过收集剪报可以分析新闻背后蕴含的丰富信息。

  坚持读书札记

  当下已经进入信息社会,微阅读流行;但这种阅读有些流于表面,而忽略内容。钱学森治学过程中坚持读书札记的方法值得借鉴。钱学森读书时喜欢手握铅笔,以便随时写下“即时体会”,包括眉批、首批、旁批、侧批、夹批,亦有圈点、划横线等。他的札记言简意赅,内容主要包括感想、心得、疑问、见解,亦有表示赞赏或批评的语言。例如他在一份剪报批注中写道:“社会主义中国要吸取传统中国文化中的精华以创建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的现代中国文化!”细读钱学森晚年发表的论文或言论会发现,其中不少观点都能在札记中找到。实际上,很多大家诸如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等都有做读书札记的习惯。读书札记是一种高效的阅读方式,可以做到“眼到——手到——心到”三位一体,且能够与著作者进行深度“心灵对话”。这些读书札记犹如“源代码”对钱学森思想起到激活作用,并经过自我凝练后内化为自己的思想观点。这种立体式的治学方法对有志于以学术为志业的青年学者来说值得参照。

  注重学术通信

  宋朝陆佃曾言:“问学必有师,讲习必有友”,即治学须与师友求教探讨;因为个人见识总是有限,不可能穷尽所有。钱学森治学过程中特别重视学术交流,并且特别注重通过学术通信切磋学问。笔者系统地梳理过散落于各处的钱学森书信,共计5631封,且通信对象多达300余人,其中诸如于景元、戴汝为、钱学敏、孙凯飞等人的通信多达百余封。从通信对象身份看,具有明显的“跨学科”和“跨年龄”特征,甚至有通信对象与钱学森素未谋面,但通过书信彼此可平等和坦诚地交流。在通信过程中,钱学森提出的观点、思想和见解动态地反映了他思考问题的心路历程,反映了他在反复思索中不断迈向学术真理。在某种程度上,一部钱学森书信史就是钱学森思想史的发展过程;他通过书信与学术界学人保持长期交往,跟踪前沿、吸收观点、推陈出新。正如恩格斯所言:“一个伟大的基本思想,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

  讲学中央党校

  1970年代后期,中央党校复校后邀请党和国家领导人、知名专家学者到党校讲学,一方面介绍党和国家的重大方针政策,另一方面介绍世界科学技术的最新发展动态,以帮助党校学员扩大视野和提升思维决策能力。钱学森接受中央党校聘任担任名誉教授,并于1977年至1989年做过9次专题讲学。他每次讲学前都认真备课、详列提纲,且在讲课过程中鼓励学生提问,开展互动式教学。纵观钱学森9次讲课主题,主要包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新技术革命、产业革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社会主义政治文明、领导决策科学化、创新人才培养等。中央党校讲学奠定了钱学森晚年思想体系的基本轮廓,特别是其建立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就形成于中央党校讲学之际。钱学森通过讲学既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前沿知识教授给学员,同时也促使自己系统地思考中国社会主义的未来与发展问题,可谓教学相长。

  掌握有效治学方法是钱学森成才的重要因素,值得后人借鉴。但更重要的是,钱学森始终怀揣读书报国的信念,“始终与党和国家的发展同向同行”。这对当下学者治学同样具有深刻的启示价值,在掌握方法时更应像钱学森那样弘扬爱国奋斗精神,树立牢固的家国情怀,建功立业新时代。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吕成冬 李梦涵)

  监制/徐遥 责编/刘文韬 编辑/郭庆 制作/王高林

  觉得不错,请点赞↓↓↓

  上港用恒大的方式完成了对恒大的逆袭

  冠军终易主 挥金仍如土

  没有意外,凭借着主场对阵北京人和的一场胜利,上海上港终于拿到了登顶本赛季中超联赛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1分,成功打破了广州恒大对于中超冠军长达7年的垄断。

  虽然早在上周末客场击败恒大之后,上港成为新科中超冠军便已是大概率事件,但当中超“火神杯”的拥有者真的从恒大变成其他球队时,还是意味着中超联赛恒大“一家独霸”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不过,切勿将上港与恒大的冠军更替赋予太多额外的意义。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上港在近两年的崛起,与恒大近7个赛季的强势一样,均是建立在不计成本的大投入基础上。疯狂“砸钱”的金元足球,依然还是中超联赛争冠的主旋律。难怪有媒体在上港本赛季主客场“双杀”恒大后撰文称:“上港用恒大的方式完成了对恒大的逆袭。”

  据统计,自上港集团2015赛季正式介入俱乐部以来,这支昔日在徐根宝麾下素以精打细算著称的球队便进入到资本狂奔的时代。根据上港俱乐部此前3年的年报,以及今年的半年财报,上港的总开销已经超过了62亿元。综合计算上港本赛季的球员薪资和运营费用,中超新科冠军在今年下半赛季的开支预估为10亿元左右。由此可见,近4年来超70亿元的巨大投入,才终于换来上港队史上的第一个中超冠军。

  如此的投入和争冠轨迹,与恒大的崛起何其相似。从2011赛季以创纪录的1000万美元引进孔卡,到2012赛季重金聘请里皮,再到2013赛季首度加冕亚冠……可以说,恒大的每一个竞技巅峰,都离不开高价内外援的纷至沓来,离不开资本的力量。

  综观恒大与上港在本赛季的争冠历程,本土球员的差距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决定两队最终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随着郑智、曾诚、郜林、冯潇霆等恒大“黄金一代”的年华老去,恒大本土球员的竞争力,逐渐在与武磊、颜骏凌、蔡慧康等上港本土球员的对抗中处于下风。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即便是沪上媒体和球迷引以为傲的上港本土球员培养,其实也是一直在吃当年“根宝足校”的老本。哪怕有足协的“U23”政策强力施压,近两个赛季的上港阵中也几乎没有潜力新星出现。

  持续的高投入确实可以提高联赛观赏性,提升影响力,但对于联赛健康发展,尤其是以联赛为基础的国字号球队建设的积极作用又体现在哪里?根据中国足协的调查统计,近两个赛季中超俱乐部的整体亏损额基本都在40亿元左右,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2.5亿元。在赔本赚吆喝的联赛背后,更是国字号球队的持续萎靡。

  近两个赛季以来,中国足协通过引援调节费等手段,力求打造更健康更可持续的职业俱乐部运营体系。有消息称,针对中超和中甲球队的“限薪令”也在酝酿中。当重金投入的天津权健等球队在亚冠赛场折戟而归,甚至在中超保级圈都是苦苦挣扎时,上港和恒大的冠军更替,实在不应被贴上诸如“中超联赛竞争迎来质变”这样不切实际的标签。只有当中超球队将资金更多投向青训,形成足球人才真正的良性循环时,属于中超乃至中国足球的黄金时代才会到来。

  李元浩

  社吉隆坡11月8日电 (记者 陈悦)今年5月落成的马来西亚首座华人博物馆半年来已迎接万余参观者,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总会长方天兴8日表示,华总将扩建这座博物馆,希望建成收集马来西亚华社文物和珍贵史料最全面、最系统的民间博物馆。

  据悉,华总有意将博物馆面积扩大一倍达到3000多平方米,进而增加工作人员和藏品,并积极联系中国各地华侨博物馆和新加坡、菲律宾等国相关博物馆前来举办交流展。

  华人博物馆主席吴德芳介绍,目前华总已在规划扩建,预计扩建费用将为500万至600万林吉特(马来西亚货币,约合120万美元到144万美元)。他透露,新拓展部分将增设“马中友谊万古长青”、各州华人历史展、华文教育展区、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展区等,还将展现孙中山先生在马及叶剑英元帅在马来西亚怡保留下的史迹。

  扩建后,华人博物馆还将进一步增加互动区域,以期吸引更多青年前来参展。华人博物馆还将向马官方申请列为马来西亚国家重要旅游景点。

  吴德芳表示,华人博物馆未来将坚持展现华人在马历史,展现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和谐相处,展现马中两国历史友好关系等主题。

  位于华总大厦的华人博物馆目前占地面积超过1200平方米,设有16个展区,展出文物约1000件。该馆是马来西亚首家全面展示华人历史与发展现状的博物馆,依据华人移民历史的时间轴而设,令参观者能直观把握华人从移民南迁、落地生根到参与马来西亚独立建国的历史过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