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

老铁

近日,美团收购摩拜的传闻最终得到双方的正式确认,双方联合宣布已经签署美团全资收购摩拜的协议,且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和运营的独立。

共享单车行业自形成以来,经历了诸多争议事件,包括车辆乱停放对城市管理的挑战、损坏率过多对人性的考验,以及被屡屡点名的押金问题等。说共享单车的发展始终与争议相伴是不为过的。如今,摩拜被美团收购,ofo也在之前拿到了17亿元的投资,艰难过关。

喧闹之后,只剩一地鸡毛。

●受控投资人 创始团队难有作为

共享单车行业兴起之时,业内外很多人表示“看不懂”,造价数百元的单车,动辄搞免费骑行活动,用原有的商业模式理论分析,很难看出其商业价值究竟在何处。

在去年6月,马化腾与朱啸虎还有场著名的“朋友圈辩论”,双方尽力维护自身所投企业,但如今再复盘整个辩论,双方其实是在探讨各自心中共享单车的价值:朱啸虎代表的ofo以低成本快速铺量,在取得绝对市场占有量后可通过骑行甚至是广告来变现;而马化腾则认为未加智能锁的ofo犹如一堆哑终端,他更在乎摩拜的物联网价值。

截至目前,ofo和摩拜的模式都未能真正跑起来。笔者认为,共享单车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一是过分注重规模而忽略了盈利,追求扩张而忽略了现金流,这本应该是商业常识,但行业在快速发展之时,被资本市场的估值和投资所牵绊,忽略了商业本质;二是创始团队过分依赖投资人,ofo的投资人朱啸虎在外界一直充当官方发言人的角色,而其本人又是短时间做大规模以求资本市场迅速变现这一理念的拥趸,难说ofo不受朱啸虎影响。后期ofo又与大股东滴滴关系紧张,发展牵绊极大。摩拜投资人则直接担任了董事长角色,职业经理人王晓峰占据话语权,创始人胡玮炜被边缘化,在美团收购摩拜过程中,管理层和创始团队基本上被投资人裹挟,丧失主动权。

商业听命于资本,且不同资本方的诉求也多有不同。如朱啸虎追求短期变现,则希望能够让摩拜成为其在物联网和移动支付方面的重要布局,一定程度上抬高了摩拜的成本,降低市场扩张速度。在此背景之下,创始团队已经成为资本的附庸,难以称得上独立。

如今再看结局,朱啸虎提前退出获得溢价,摩拜被同属腾讯阵营的美团收购,腾讯并未有太大损失,创始团队也可以拿到一笔可观的退场费。但当初信心满满要改变城市出行的理想呢,除了混乱停放在城市的单车,行业还留下些什么?

●先亏损后盈利 以规模换估值的模式注定结局

近期的热门互联网项目基本上可以分为以下两类:一类是一开始就有比较清晰的商业模式,可以亏损但距离盈利不会太久。如今日头条在2017年广告收入已经突破150亿元,且2018年的目标为450亿元以上,这足以让今日头条不用委身BAT任何一家,保持快速成长势头;另一类是先亏损,以规模换估值的模式。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以及2014年以来众多的O2O项目。这些项目用亏损做市场份额,但却忽略了现金流、负债比例等基本财务指标,最后要么关门大吉要么“卖身”退场。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第二类项目大行其道,甚至成为主流,众多创业者自认为领悟了商业真谛,但却学来了“烧钱”一词,用烧钱来买用户,以用户量来换投资,用投资来扩大市场,待取得垄断地位就是成功。

这其中的关键因素为:资本市场的钱必须源源不断供你所用,否则资金链断掉,企业只能关门。

摩拜和ofo在一年前正是该理论的坚决贯彻者。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们融资的周期慢慢延长,价格战也偃旗息鼓,资金链吃紧,因此有今日结果实属必然。

作为企业,追求的应该是盈利和创造社会价值,而不是以投资喜好来获得短视的发展。

●美团收购摩拜,意在滴滴?

在此之前,美团已经与滴滴在出行市场开战,在上海、南京等滴滴订单较多的城市,美团通过降低抽佣等手段拿到大量市场,并大有将战火延续到全国之势。

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的美团,其核心价值在于为用户提供高频、高黏性的服务,从团购、外卖、电影票再到打车无不如此,希望通过组合矩阵式产品提高美团的核心竞争力,美团将出行作为接下来重点业务的逻辑也正在此。

收购摩拜之后,美团App将加入摩拜入口,再加上美团旗下诸多产品均处于行业一线水平,届时,美团App将成为本地生活服务一体化综合平台,摩拜将作为美团本地生活服务的子集而存在。

这也意味着,美团和滴滴的竞争将日益激烈,美团自身已成生态,滴滴在此之前一直在进行出行领域的布局,如引入大巴、快车、专车等产品,但黏性相比美团仍然略弱,这是滴滴要面临的严峻挑战。

对于摩拜,其前一阶段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在美团的生态子集内更多的是配合美团的节奏。此前无限制的浪费式发展已经结束,但共享单车的教训应该为后来人所铭记。

(作者为财经专栏作家)

原标题:美媒:网上婚恋是现代“包办婚姻” 但婚姻满意度更高

参考消息网4月14日报道 美媒称,如今结婚的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他们是在与伴侣相爱后才选择了对方。在全球某些地方仍很普遍的包办婚姻在这里很少见。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4月8日报道,这些看似不同的包办婚姻可能正在开始融合。那些表面上是自发地相爱后结婚的夫妇越来越多地是在网上约会或软件的帮助下结合的。现代包办婚姻正变得越来越像是爱情婚姻。

据估计,全球每年有一半以上的婚姻是包办的。包办婚姻在印度非常普遍,至少占90%以上。

报道称,包办婚姻在南亚的其它一些地方、非洲部分地区、中东和日本、中国等东亚国家也相对普遍。

报道认为,在包办婚姻仍然盛行的一些地区的大多数人觉得,父母及其他近亲有资格为他们选择结婚伴侣。一些年轻的印度人认为,他们的父母在做出这一重大决定时比他们更加客观,更善于发现兼容性。

另外,包办婚姻有助于夫妇保持经受了时间考验的文化和宗教传统。或许这就说明了为什么包办婚姻的人往往不太经常离婚。

很难获得包办婚姻和爱情婚姻国家离婚率比较的数据。但是,在美国,40%到50%的婚姻都以离婚告终。在印度,离婚率约为1%,在这里爱情婚姻的离婚率要比包办婚姻高。

当然,在包办婚姻普遍的国家和文化中,离婚会遭到排斥——从而使得这一指标成为评估婚姻幸福或不幸福的不可靠办法。另外,在美国、印度及其他国家,政府一般不收集包办婚姻的数据。

报道称,包办婚姻在美国会令人感到非常羞耻,美国的父母基本上被认为不适合承担为他们的孩子寻找结婚伴侣的任务。

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网上约会和婚恋网站,比如eHarmony、OkCupid和The Right Stuff,正在迅速增加,而且变得更加被认可。

尽管这些网站和手机应用在进行品牌推广时不使用“包办”一词,不可否认,它们的确为人们“安排”了会面。另外,网上简介、个性测试以及问卷调查——他们用来为个体进行配对的明确条件很像父母和朋友用来为包办婚姻寻找可能的伴侣的不直接言明的标准。

报道称,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第三方——约会网站及其他婚介机构或员工——在从事“包办”行为。比如,eHarmony会根据个性测试来预先审核候选人。OkCupid利用问卷调查来配对。Perfectmatch.com网站根据算法来为人们进行配对,The Right Stuff则通过简介来配对。

芝加哥大学的心理学家约翰·卡乔波最近与几个同事对互联网约会和现代婚姻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发现,在所有美国夫妻当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在2005年到2012年通过网络相识后结婚的。研究人员认为,始于网友的婚姻比一般婚姻较不容易离婚,那些夫妇似乎对他们的婚姻更满意一点。

报道认为,所有试图为他们的子女包办婚姻的父母都是出于好意才这么做的。他们并不总是能够把事情做对,但他们常常能做对。不管是父母还是计算机运算把人们拉到了一起,最终的目标都是一样的:成就一段幸福而长久的婚姻。

原标题:山西“高调出狱获刑”男子申请国家赔偿 |沸点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今日(12日),新京报记者从的辩护律师处获悉,程幼泽已于12日申请国家赔偿。

新京报此前报道,2009年8月,山西省晋城市公安局成立“8·7查赌打黑专案组”,山西男子程幼泽因涉案被捕。2012年9月13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以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八年。

2016年5月23日,程幼泽自山西晋城监狱经过减刑后释放时,上百名社会人员列队放鞭炮迎接。程幼泽“高调出狱”相关视频引发关注,其本人则被称为“黑老大”。

晋城警方于当年5月26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程幼泽。6月8日,程幼泽被批准逮捕。同日,晋城中院裁定撤销之前对程幼泽的减刑。

2017年7月13日,阳城县法院一审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5年;与其犯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6年。一审后程幼泽提出上诉,案件二审将于明日宣判。

程幼泽的辩护律师朱孝顶称,程幼泽已于12日正式申请国家赔偿,赔偿义务机关为晋城市公安局。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显示,程幼泽称,晋城警方在案发后,查封并变卖程幼泽经营的两座煤矿共38万吨原煤,“但查封、变卖所得超过亿元的款项既未上缴国库也未向程幼泽返还,超过亿元的款项迄今去向不明”。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晋05行终29号、30号《行政判决书》显示,作为刑事侦查机关的晋城市公安局,实施了对程幼泽的原煤查封、变卖行为。程幼泽据此向晋城市公安局提出,要求返还2009年被晋城市公安局扣押并变卖的38万吨原煤所得价款。

此外,程幼泽提出,晋城市公安局赔偿变卖的38万原煤,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值的2.28亿元(按照2009年11月、12月时原煤的市场价每吨600元计算所得),应付相应赔偿金以及同期存款利息计息(自侵权行为发生时起算,至作出生效赔偿决定时止)。

原标题:90“小三”获赠车房被起诉,法院判赠与无效返还44万元

苏州男子吴林婚后出轨,与第三者同居还生下一子。期间,他送车又送房,总共花掉数十万元。事情败露后,吴妻洪蔚一气之下,将第三者告上法庭,讨要丈夫擅自赠与的夫妻共同财产。

那么,第三者介入他人婚姻后,获赠的财产合法吗?

澎湃新闻()从苏州市虎丘区法院获悉,近日,该院支持了洪霖的诉求,认定第三者获赠的财产无效,判其返还购车款及购房首付,合计44万元。

裁判文书显示,洪蔚比吴林小12岁,两人于2005年登记结婚,但这对“老夫少妻”还是没能顺利度过“七年之痒”。

根据法院查明,事业有成的吴林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在承包工地留宿,并需要与客户应酬。在娱乐场所的一次觥筹交错之间,他与小自己20多岁的90后姑娘陈怡结识。2013年,两人便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同居。后来,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两年多以后,吴林以银行按揭的形式,在苏州高新区购入了一套75.5万元的商品房,向开发商付了20余万元首付,随后送给了陈怡,房子也登记在她的名下。不到半年,又出资30万元买了一辆二手捷豹轿车,送给陈怡。

没想到,这段偷偷摸摸的婚外情,终究暴露了蛛丝马迹。东窗事发后,吴林向妻子洪蔚坦白其阔绰的赠与行为。洪蔚愤而将自己丈夫和陈怡一起告上了法庭。

2017年9月,苏州虎丘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庭审中,吴林的情人陈怡辩称,吴林对她并不存在赠与行为,吴付的23.5万元购车款,是她在吴的公司工作的工资报酬。而买房的首付20余万元,则是吴之前的欠款,有借条为证。

经法院审理查明,陈怡并未与吴林的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因此,陈怡认为购车款是劳动报酬的说法不能成立。此外,虽然陈怡所说的买房首付属于借款,但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且未能证明其存在合理的收入来源可以出借。

对此,法官表示,洪蔚与吴林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并未对夫妻共同财产作出特别约定,所以,两人取得的财产归二人共同所有,吴林赠与的购房款20.5万元及购车款23.5万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数额也已明显超出日常生活需要。

鉴于吴林的赠与行为事先没有征得妻子的同意,事后也未取得其认可,因此,法院认定,赠与行为无效,陈怡应返还44万元。(文中人物系化名)

日本发现1600万吨稀土矿 日媒:或摆脱对中国依赖

参考消息网4月12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早稻田大学讲师高谷雄太郎和东京大学教授加藤泰浩等人组成的研究小组宣布,日本最东端的南鸟岛(属于东京都)周边海底的稀土资源量超过1600万吨,可供全球使用数百年。这是首次探明详细的资源量。研究团队还确立了稀土的高效回收技术,将探讨与日本政府和民间企业合作开采。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4月11日报道,稀土被应用于混合动力车和纯电动汽车、风力发电机等的强磁铁,以及发光二极管(LED)的荧光材料等许多尖端技术领域。但对中国的依赖程度高成为一个问题。如果能将沉睡在日本专属经济区(EEZ)内的资源开采出来,就有可能摘掉资源贫乏国的帽子。

报道称,研究小组在南鸟岛以南约2500平方公里的海域内采集25处的海底样本进行分析。结果显示蕴藏大量稀土资源,用于混合动力车等的磁铁的镝可供全球使用730年,用于激光器等的钇可供全球使用780年。

另外,团队还确立了高效率的稀土回收技术。东京大学教授加藤强调:“通过大幅提高经济性,实现稀土资源开发已经进入了视野”。

报道称,加藤等人先是在南鸟岛周边发现有可能含有大量稀土的泥土。2014年与三井海洋开发、丰田汽车等一起成立“稀土泥开发推进联盟”。本次的研究成果4月10日刊登在英国科学杂志《科学报告》(电子版)上。